欢迎来到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garystarta.com。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

老公和小三缠绵被老婆捉在床...老婆竟然这样做...



我救了老公的情人


1


从未有过那样激烈的心跳,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了忽然的窒息。


唇舌火热交缠,鼻间混入熟悉栀子花的香味,抬眼间全是衬衫衣领洁净的白。


周迟这样吻上陈晚的时候,她整个人已经完全不是正常的状态。


脑回路被切断了似的,任血液上蹿下跳的在体内肆虐。


他放开她的时候,她仍两眼迷离的望着她。


然后他就笑了,嘴里噙着抹邪魅而诱惑的笑意,他用手轻轻抹上她的唇:“怎么?还舍不得呢。”


话语中却含着微微的讽意。


她突然就被这淡淡的嘲讽激得回过神来,往日平静的双眸里忽然浮现一丝难堪,她咬着自己的唇,眼中竟闪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晶莹:“周迟,羞辱我是不是让你快乐?”


他听了这话,似乎微愣。


但很快好看的薄唇就上扬起来,他高大的身子慢慢贴近她,微微挑眉轻笑:“羞辱?陈晚,我这样对你,难道不正是你日思夜想?”


顿了顿,他温柔的唇继续靠近她耳边,又道:“到得如今这个地步,你已经达到目的成为周太太了。还在装什么矜持与纯情,呵。”


他眼中明明还带着浅淡笑意,吐出的话却残忍的丝毫不留余地。


“不,不是这样的……”她摇着头,觉得苦痛。


眼前这男子,她爱了他整整十年。


未想到,今日,这盛大的婚礼上,她得到的不过是他一番羞辱。


他,到底还要折磨她到什么时候。


这么多年,她的爱情十年如一日的这样卑微,卑微得被他狠狠得踩到地下去,不留给她一丝自尊。


她不过是爱他,到底有什么错?


周迟看着她干净得不染一丝纤尘的脸上的苦痛,幽而深的眼中闪过一抹讽刺的笑:“不是这样,那又是怎样?你不是一直盼望着有朝一日能与我肌肤相亲?否则,当初你又怎么会做出威胁之事呢。”


他说着,已伸出大掌悄悄探进她白色婚纱的裙摆处。


果然,这动作一作出,四下便不由惊起一阵口哨声。


“哈,新郎真大胆!”有人坏笑着调侃。


“看来新娘太美,连周迟都把持不住了。”


笑声中,他手掌带着灼烫的温度轻轻摩挲她光滑的皮肤:“你瞧,你浑身发抖呢。怎么?嫁给我你不高兴吗?”


是啊,嫁给他她不高兴吗?


她本该高兴的,可是这样的婚姻,她该高兴吗?


2


陈晚悲伤的眼睛望着他,他的话像一根毒针似的扎在她的心头,仿佛有血肉混着剧烈的疼痛一片片的掉落。


她几乎忍不住落下泪来:“当初的事,那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知道父亲威胁他之时,她就已经和他解释过多遍。


没想到,他始终还是不信她。


他听着,却只是轻轻笑:“无妨。反正,不管你做什么,都休想我会爱上你。”


陈晚颤抖的身子忽然就僵硬起来,她带着凄然的眼看向他:“那,那你何必还要与我结婚?”


话刚说完,便见他扬着好看的唇笑起来。那笑意带着些残忍,又带着些嘲讽。


而陈晚,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她顿在那儿,看着他幽而深的眼,颤抖的唇激动起来:“周迟!”


只是,她的话并未说完,便被他一只手指堵住唇,语气中带着微冷的笑意:“别这么激动的叫我的名字,你知道我不喜欢的。”


她却已经冷静不下来:“周迟,你不可以……”


可是,这次却仍未得以说完,她的话被一旁笑逐颜开的司仪打断:“周先生,接下来你可以和新娘喝交杯酒了。”


周迟点点头,这才松开陈晚。


只是,他并没有接过托盘里的交杯酒,而是朝众人微微一笑:“抱歉,新娘身体有些不舒服,要先回房间休息了。”


他说着,不顾目瞪口呆的众人,便将陈晚推到刘姨身边:“送她回房间。”


多强势的命令,他从不征询她。


这是她的婚礼,可他却连交杯酒都不愿与她喝。


陈晚怔在那儿,半晌,终于垂下眸,一颗滚烫的眼泪掉落到脚下的地毯上。


刘姨却已经在催:“上去吧。”


陈晚苦笑。


转身,跟着刘姨上了楼。


3


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外皎洁的月光照进洁白的床单。春日的风飘然吹过,簌簌摇摆的树影在月影里一片斑斓。


陈晚抱着臂呆坐,楼下还在喧嚣着,偶然还会听到几个熟悉的笑声——


“周迟,什么时候和陈晚有了爱情结晶,可记得要请我们吃满月酒。”


“哈,你小子如今总算开窍,懂得陈晚的好。”


“就是,也不枉陈晚等你这么多年。”


       “……”


这些都是在港大相熟的朋友。


是呵,这么多年,学校里谁人不知艺术系系花陈晚苦苦追求港大才子周迟。


可才子周迟,早已心有所属。


他爱的,一直是校内出了名的气质美女何昕雯。


当年,那真是一对极般配的金童玉女,走在校内不知惊艳了多少人的眼。


只是后来毕了业,却不知到底是何情况,玉女嫁了他人,才子却和陈晚谈起了恋爱。


如果,那算是恋爱的话。陈晚苦涩的笑。


当年,周迟找到她时,她还真的以为是自己的执着打动了他。


后来,才知他所隐忍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一个何昕雯。


白血病,医学上俗称“血癌”,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


全世界四万分之一的概率,偏偏就被何昕雯赶上了。


而周迟,他为了治好何昕雯,竟甘心接受陈晚父亲的条件,和陈晚交往。


只是如今,陈父病逝,大概周迟便再也无所畏惧了吧。


否则他不可能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羞辱她——她父亲入殓不过半月,他就急着接手公司,以及,与她订婚。


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何昕雯吧——何昕雯要做手术,可他资金有限。


夜深,宾客尽散,周迟终于踏着月影上了楼来。


陈晚早已睡下,洁白的床单盖在她削瘦的身上,苍白的脸几乎和床单融为一体。


她哭过了——他一看便知。


周迟望着床缩成小小一团的陈晚,然后他随手将领带扯下来,恰好坐到那片映射进来的月光下。


光影婆娑下他那刀斧神功般映刻的五官俊美的让人心惊,可如果仔细看过去就会发现他深如幽潭的眼睛中望着陈晚的时候似乎划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他有时候实在不明白,一个人该是含着多深的爱,才能这么执着?


自他与她认识起,时日已过整十年。


他风光时,她在。他落魄时,他也在。


他与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另一个女子,她知道后,哭过痛过,却还是在。


如今他这样羞辱她将她陷入千夫所指之地,为何,她却还能像这么多年一样执着却也沉默的一直在。


此时,他并未发现,他看着她苍白的脸竟不由的发起呆来。


很快他的呆愣便被人打断。是刘姨。


“周先生,有你的电话。”


“哪里打来的?”


“说是熙和医院。”


周迟蹙起眉来,脚步带着一丝焦急般的转身就走:“去吩咐老张备车。”


说着,脚步声已经很快消失在门外。而这时并没有人看见,陈晚的眼角缓慢的流出一行泪来,她盖在被子下的双手紧紧的,紧紧的捏住了身下的床单。


颐和医院,她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何昕雯所在的医院。


4


于是,众人都不知。周氏夫妇新婚的第一周,周太太便独守空房。


而她的丈夫,日夜守着的,是一个叫何昕雯的女子。


可陈晚没想到,这些都还只是他残忍的开始。


大概,这世界上有许多事情就是这样不公平的。比如背叛,比如爱情,比如,自私和伤害。


而关于周迟,只怪她太爱他,才情愿给他伤害她的机会。


那日,她本来只是想去看望何昕雯,却偏偏听到一幕不该听到的——


“你又闹什么闹?我说了你一定会好的。”


“不,我不会好了。阿迟,我求你,求求你不要再管我了。”


“够了,你说什么傻话!我不许你再这么折磨自己!”


“可是阿迟,我不想再拖累你。”


“谁说你是拖累了?我已经为你找好了合适的骨髓!”最后周迟几乎是低吼出来的一句话,不但成功令得何昕雯安静了下来,也让门外的陈晚停住了脚步。


然后,剧烈的安静中,何昕雯似乎是带着惊喜的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道:“阿迟,你说,你说我有救了?!谁?那个人是谁?”


周迟抿着唇,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是陈晚。”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突然停滞,有什么尖锐的物体肆无忌惮钻入她的心房,带着锥身刺骨的痛意,疼痛和着蠢蠢欲动发达的泪腺一起席卷而来。


然后轰然一声,在她的心底爆炸。


陈年递增的伤口又被嘶拉一声撕扯开来,那是满目苍夷的荒原,那是寸草不生的山野,那是,你亲手赐予我的满目苍夷。


可饶是如此痛了,痛得几乎站立不住不能呼吸,耳边却仍然清晰的一字不漏的听到周迟淡然的话语:“上次我陪她去医院检查身体,本来只是抱着病急乱求医的想法去让医生验了血,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跟你配对得上。”


“可是,可是她会愿意捐献骨髓给我吗?”


“呵,不愿意?由不得她不愿意。”


“阿迟……。”


“好了昕雯,我知道你不忍心。但是其实捐献骨髓对她也没什么影响的,再说了,她现在已是周太太,这是我补偿给她的……”


……


陈晚握在门把上的手终于松了开来,然后,她转身仓惶离去。


那颤抖的步伐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所有的人群都被甩在身后,她才看了看荒凉的四周,忽然掩面失声哭泣。


原来,他心血来潮陪她去医院,不过是为了验她的血。


原来,他同她结婚,不过是被他看作一种补偿方式。


是呵,她的爱情就这样廉价,廉价到他连一点点的爱和好都不舍得施舍给她,廉价到她在他的眼中竟只是一个可以救治何昕雯的工具。


周迟,周迟,我到底哪里不好,令你对我凉薄如此!

      

5


她终于在秋凉的夜里发了烧,混沌不清的意识里,她听到刘姨给他打电话。


“对,发了烧。”


“没用药,太太不肯吃药。”


“劝也劝不住。”


“是,是任性了点。可是先生,还是回来一趟吧?”


“哎,那我煮姜汤给太太喝。”


电话挂断,响起刘姨在厨房里忙活的声音。看来周迟并没答应要回来。


陈晚听着,想说叫她别忙活了,因为她的病,本也就是因他而起。可最终,她也只是无力的翻了个身,混沌不清的昏睡了过去。


梦里她似乎又回到了她国中时初见他的那一年。


那时,她还是个总会被人嘲笑的胖女孩,老师却偏偏将她调到天之骄子般的周迟旁边。


那可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位置,就被她那样轻易的坐了下去。


可谁都没想到,她才刚坐稳到椅子上,‘啪擦’一声,木椅便四分五裂被她一屁股做成了碎木板。


顿时哄堂大笑。


就连当时的老师,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年幼的女孩惶然而无措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她还维持着坐倒下去的姿态,脑袋整个磕到后面的桌凳上,却也忘记了喊疼——她被他们嘲笑得懵了。


那只手就是这样沉稳却有力的伸了过来:“来,拉住我。”


于是,笑声就这样戛然而止。


全班同学像看什么稀罕物一样看着她被他拉起,然后他淡而冷的声音对他们说道:“没有人的自尊可以让你们随意去践踏,她虽然胖,呵,可我却觉得她比你们美多了。”


这话说得多好,于是她自那一刻偷偷爱上他。


每天早晨桌肚里摆放的牛奶,每次体育课后悄然放好的毛巾和水,每个情人节圣诞节除夕夜精心包装好的礼物。


她的爱沉默而带着悄然的暖意,她努力的像被拔苗的鲜花一样努力的生长,她以为或许有一天他也会爱上她。


直到,何昕雯的出现——


才子与佳人成就了童话,她彻底成了远离他生活的人。


而再到后来,没想到最后狠狠践踏她尊严的,也正是他。


陈晚是被刘姨摇晃着唤醒,睁开眼,天已是擦黑了。


周迟当然没回来。


刘姨坐在床边,擦了擦她满是虚汗的脸,又用手背摸了摸,奇道:“睡了一觉倒是好多了。”


“来,你把这药喝了吧。喝了就好了。”刘姨笑着将热乎乎的汤药递给她。


可陈晚却不接,她低垂着的苍白的脸上看不出喜乐,只轻声的问道:“周迟他,今晚还回不回来?”


刘姨的笑容就僵在脸上,她斟酌着想要安慰她:“周先生今日有应酬……。”


话未说完,便见她苦涩的笑着摇摇头:“罢了。刘姨,你先出去吧。”


6


 再次打开门时,陈晚素净的脸上已被她画上一层浓妆。


精致的烟熏妆配上露背的小黑裙,叮当作响的手镯随着她的动作轻快的晃动,她挎上一只包包,妖娆的出了门去。


香港的夜色真迷人,到处是五彩缤纷的灯光映着清澈的港湾,横成一片美丽的夜景。


陈晚走在路上,感受着萧瑟秋风吹在单薄的身上,可心里却有着比这冷风更深的寒意。


她走进路旁一家热闹的PUB,舞池里形形色色的人在狂欢。她坐到吧台,要一杯苏打,静静地喝。


她想,这大概是她唯一能使得出的抗拒。


于是一连几日,她每每到了晚上,都会打扮妖娆的来这家PUB喝几杯。


偶然也会有脸上带着轻浮笑意的男子对她搭讪,但她只淡淡的拒绝。


缠得烦了,她就甩给一旁的安保一沓钱,叫他去将麻烦解决干净。


只是这一晚不同,那执着不休的醉酒男子大力的捏住她的手:“你装什么清高,过来!陪老子喝杯酒!”


陈晚不耐,一杯酒哗地就泼到他脸上:“滚!”


那男子却哪里是从前那些好打发的角色,他一拳将走过来帮忙的安保打到地上,然后对陈晚冷笑:“今天,不喝了这些酒,你休想走!”


他拉拽着她到一张桌前,那桌子上,整整齐齐码放着的,是四瓶Whisky。


呵,这是故意难为她!


陈晚咬着牙,只觉得这人抓着她的手让她胃里一阵翻滚的恶心。


可是她挣脱不得,这男子死死的扣住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中被塞进一瓶打开了瓶盖的Whisky:“喝!”


陈晚疼得几乎落下泪来,可也就是在这时,一只手忽然从后面揽上她的腰,然后一脚狠狠将那男子踹到在地。


陈晚回过头,就看到周迟那双冷而深的眼,他并没看她,只是冷冷的警告那人:“想动我周迟的人,先掂量掂量自己再说!滚!”


这一声冷喝,极具威慑力。四下众人也不由低呼。


周迟?难不成就是那周氏企业的周迟?那这位……难道会是周太太?


而那男子显然也是知道周迟的,眼见敌不过,呸了一声这才逃也似的离去。


解决了陈晚的麻烦,周迟抿着唇看一眼她,那双眼中竟是带着些许怒气的。


他拖住她的手,将她强硬的塞到车里。


下一刻,陈晚的下颚便被他有力的锊住:“陈晚,你真是好本事!”


她抿起唇,看他盛怒的脸色,却只淡淡道:“可你终究还是来了。”


顿了顿,她又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去捐献骨髓?”


原来陈晚早就知道了?面对隐忍的老婆,周迟要怎么抉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完整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