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garystarta.com。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有内心的星光指引,总能走的更远。

不要做一个人见人躲的纯消耗别人的人


随着阅历的增加,对人和人的关系有新的认识。


最新的认识是不要做一个人见人躲的纯消耗别人的人。


马克思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其实还可以加一句,关系的本质是物质和能量交换。


一听到交换这个“脏词”,道德洁癖的人会说,难道父母的爱、友谊、爱情这些“纯洁”的感情不是无私的奉献?需要交换?


我不否认这些感情里的高尚因素,但不能摒除这些感情里面底层的交换逻辑。


父母的爱,其“无私”仅仅针对自己的孩子。其交换价值体现在父母对自己孩子并不是没有回报期待的。譬如,在特定的环境下,父母还有根据孩子的养育成本,和回报期待值的大小决定孩子生死的情况。譬如,贫困地区溺杀女婴的恶俗。而那种完全牺牲自己,成全孩子,恰恰是隐藏在深处的基因传递的“自私的生物冲动”。


看过一期法治节目,一个大学生毕业以后找工作,辛苦的工作不想干,想干的嫌钱少,于是干脆不出门,整天泡在家里打游戏,父母怎么劝说都没用。时间一长,父母面面相觑,心说这别是上界的什么妖魔下凡来祸害我们老两口的吧?又过了几年,父母忍无可忍找律师,要求解除父子关系,主动放弃他们儿子将来的赡养义务,只要儿子从家里搬出,从面前消失。


即使骨肉亲情,也不能长期承受这种单方面的消耗。遑论外人?


还有那种"不管不顾"门第、金钱、世俗偏见的的“纯洁”爱情",也有你侬我侬,情感和肉体的交换啊。谁见过和太监谈情说爱的?


至于朋友,有通情之理,通财之义,所谓“通”,就是交换的代名词。只不过通的质量有差异而已。


有时候,把人当做一个无生命的物质和能量体,更容易理解人之间的关系。


一个人拥有的金钱、社会关系、甚至体力、精力的多少,都可以总能量大小的眼光看待。一个人的能量再多,总是有限的,而且总希望保值增值。


譬如,一个温度高的东西和温度低的物体接触,一方是传播能量的,一方是吸收能量的。温度高的东西要想升温,必须尽量接近温度高的东西,反之亦然。


此外,心理学上还有个“损失厌恶”的现象,就是李嘉诚丢100块心里也会不快。虽然1000万元对他不算什么,他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给你。不是给不起,而是不愿意承受这种不快。


所以,人际关系的准则就是基本的圈子要在同阶层内,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是对的,因为同阶层内才有更多有效的互通资源。否则小虾非要找王八,多半会死的很难看。


和跨阶层的人相处时,要特别小心。因为一般情况下,阶层差距过大,人家和你的资源库不匹配。和你一接触就要损失物质、关系和能量,哪怕是徒耗精力。而你即使使尽浑身解数,也难以有效帮助对方。换言之,你对他而言,是一个出大于入,总能量属于纯消耗的人。你就不要指望会看到好脸色。这也是谄求很丑也很难的原因。


当然,也不是说跨阶层的人就不能相处。我在生活中见过,无职无权的普通职员,圈子里却有不少达官显贵,而且相处的很融洽。盖因为他情商高、幽默风趣,即使和陌生人第一次饭局,也能迅速的一见如故,把气氛攒的很嗨。也就是说,虽然他不能给跨阶层的人带来物质利益,但能带来精神愉悦,也是一种正向的能量输出。总之,在对方的资源版图中,并不是一无用处,而是起到补位的作用。


就好比刘姥姥这种穷亲戚进大观园,大观园能用到刘姥姥什么啊?但是刘姥姥用来自市井的狡黠和智慧迅速发现问题的关键,哄老太太高兴。大观园里不差钱,也不差规矩和礼仪,差的是民间那种无拘无束、少有禁忌、发自天性的欢乐。而刘姥姥恰恰满足了这种稀缺性,所以在大观园里有一席之地。


同学聚会,酒酣耳热之际,大多都会互相招呼到我们那里玩啊。我相信同学们此时的心情是真诚的。但我仍然很小心。


特别是对方是工薪族,或者是你知道他的经济情况一般,更要小心。你一去,呼呼啦啦要消耗他小半月的工资。对方的心态就很微妙。


我在一个情感节目里听过。有时候你把酒桌上的话当真,真打电话说要去,对方往往会说真不巧,我出差了。或者你在节假日、下班时间等可疑的时间打电话,对方或许不接。这真不是他不够意思,而是你不够意思。


反之,我发小做生意发点小财。他同学毕业后做生意做大发了,一条挖沙船就8000多万。一次发小带亲戚十几口路过宝地,随手给他打个电话,对方很急切的要请。发小对他说亲朋很多,这个机会不太合适同学聚会。对方不依不饶,电话一个劲儿的跟进,非要留客,而且十几个宾朋的房间都给定好了,走的时候海鲜打包了好几箱子。这种关头,就恭敬不如从命。对方的经济压力可以忽略,他需要的是同学友情,地主之谊的豪情,以及能背书他成功的观众。你能满足他的这种需求,何乐不为呢?


我们所在的城市是当年上学的学校所在地,南来北往的同学很多。虽然我们都是工薪族,但我们采取有外地同学来,本地同学愿意来的都来,接待费用由本地同学AA的方法。有愿意多做贡献提供酒水的随意,私交厚的单独走动也随意。这方式很人性化,有可持续性。


此外,我在机关里见过小人做局,就是让你去消耗领导。譬如一项关系单位声誉的重要检查,在你负责的工作完工后,小人瞅冷子抽走一两份重要档案。检查出现问题,小人就成功地让领导迁怒到你身上。


甚至,弱势群体也有区别。


譬如我们小区附近是所大学。以往门口经常有弱势群体讨生活。一个穿的衣衫褴褛的老头乞讨,整天嘴里就喊一句话“给我个馍钱,给我个馍钱……”我观察他几乎讨不到钱。


而另一个老头,十几年如一日,在学校附近的街道上,架子一支,音箱一放,搞吉他弹唱。声音不敢恭维,但他的收入就好很多,据说顶一个上班的。


前者是一种落魄的纯消耗,后者虽然大家未必爱听他的歌,但隐约能从后者身上感到自食其力的努力,和不单纯乞讨的尊严。这对行人也是某种精神上的满足,也不是对人的纯消耗。因而潜意识里愿意支持这种人。


所以,不要做一个人见人躲的纯粹的负能量的消耗者,你要么让人相信你的现在,要么让人相信你的未来(譬如孙正义投资当时在中国人看来象骗子的马云),最起码让人相信你有一个积极的生活态度。


你说我就爱啥正事不干,啥想法没有,有饭局我就去,没饭局我就宅着,我不爱付出,我有事就要麻烦你们,你们不要来烦我。你们就得爱我、宠我、照顾我的自尊心。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的电话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打不通的。


因为没人愿意,也没有义务长久地负担一个单方面消耗的人。


就好比你买回家一个电器,啥功能没有,只会耗电。你会对它怎样呢?


左四为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


但人际之间的交换,不仅仅是那种冷冰冰的精确算计,以及物质和资源的交换。还有价值观和情怀。


1989 年春天,当时正在复旦大学读大三的吴晓波跟三位同学萌生想法:想去看看改革中的南中国,于是组成了一支“上海大学生南疆考察队”。他们拿着复旦大学的介绍信,骑着自行车到处筹资,却只筹得一台照相机、几件衣服和几百元钱。经费还差一大截!他们将自己的困境写信寄给了上海《青年报》。


消息传到了湖南娄底,一位名叫廖洪群的企业老板给他们寄去7000元钱。一段年轻人见证历史的理想远征亦就此开启。


在1989 年, 7000 元是个什么概念呢?一位大学毕业生的基本工资是70 多元,学校食堂的一块猪肉大排还不到5 毛,“万元户”在那时是一个让人羡慕的有钱人代名词。


廖洪群


这位廖厂长经营的是一家只有二十来个工人的私营小厂,生产一种工业照明灯的配件,这家厂每年的利润大概也就是几万来元,但他居然肯拿出7000 元赞助几位素昧平生的上海大学生。


路经湖南,他们见到了这位廖厂长。他只提出了一个要求,看到考察报告,并说他正在筹资,想到年底时请人翻译和出版一套当时国内还没有的《马克斯·韦伯全集》。


20多年后,吴晓波已成为著名的财经作家,他在文章中写到廖洪群:“他不企图做导师,甚至没有打算通过这些举动留下一丁点声音,他只是在一个自以为适当的时刻,用双手呵护了时代的星点烛光,无论大小,无论结果。”

 

因为廖厂长知道,这帮大学生虽然目前在物质上一无所有,但他们是中国和这个世界的未来。


廖厂长知道,他的那7000元(当时的购买力约等于现在的百万)并不是扔到了水沟里,他投资的是希望和自己未竞的情怀。


在物质时代,对理想和情怀的坚守总是让人心里热流涌动,而且以较长的时间周期来看,抱持理想和情怀的人,最终多在不经意间也成为物质的胜利者。


因为有内心的星光指引,总能走的更远。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苹果用户赞赏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