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garystarta.com。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你一个凡夫俗子,有女人愿你嫁给你,生几个崽,在人间象一窝土拨鼠那样叮叮当当,琐琐碎碎地活着。仍不失为一幅人间的温馨美景。

在这个有点沉重的世界里放歌前行


我们爱看武侠电影和小说,其实是一种心理的替代效应。


在现实生活中,一切人类所向往的珍贵的东西往往都是稀缺的,都需要汗珠摔八瓣非常辛劳地获得,而在武侠小说中却能以近乎零成本地实现。


一 、关于身体


首先是身体自由移动的能力永远是稀缺的。或许是因为我们是从鱼、从鸟一步步进化而来,深藏在基因里有飞翔的欲望,所以羡慕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轻灵。但我们的身体却是如此的重浊,象拖着一只笨重的口袋在人间奔走,所以佛教里对人的身体有臭皮囊之喻。


而武侠小说里大侠们日行千里、凌波微步、自在游走于峻岭深壑,他们是我们对身体自由追求的替代。


而在现实中,我们不借助外力,所能做到的最大的身体自由的极限,可能就是跑酷了。



人的身体的行动力已经退化的很弱了,但人对身体自由的向往和追求是无限的。


二、关于财富


其次财富永远是稀缺的,对财富的追求是人类永远不停的脚步。财富并不罪恶。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财富(价值)其实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人类劳动。一个东西之所以贵,是因为有更多的人,或者某个人对其注入了更多的劳动。同样的,你拥有更多的财富,就获得了更多的人为你服务的可能性。


在现实生活中,财富的获取总是很艰难,财富的花费和失去总是很容易。所以民谚有“持家如同针挑土,败家有如水推沙”之说。财富的获得要么卖命,要么卖力,从来不会白白获得。


乱世之时,一些从龙之士,浴血疆场,以身死族灭的风险为代价,换取将来可能的封妻荫子。吴思先生所谓的“血酬”是也。不付出“血酬”就得付出“汗酬”,别无他途。


现代社会有人中了彩票,好像是白手拿鱼。实际这种财富的获得,也符合能量守恒。并不会白白获得,而是有陌生人为你买了单。


但在武侠小说里,我们看到的却是大侠们无论走哪里住店吃饭,只考虑品质,从来不需要问价钱,临走往往甩一块大银子,说不用找了,如此的潇洒拉风。


但现实中的神仙美眷,譬如卓文君和司马相如私奔后,迫于生计,却不得不在邛崃当垆卖酒。


我们很难想象黄蓉,或者小龙女也因为经济原因哪里也去不了,而去当垆卖酒。为了一文两文钱,或者赊欠和人口角。晚上回家关上门,在油灯下噼噼啪啪打着算盘。这样写武侠,或者拍武侠,会失去读者和票房。


《水浒传》之所以不是武侠小说,而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体现在很多细节。譬如《水浒传》第二回,当鲁智深史进在渭州遇到史进的师傅李忠时,李忠正在摆场子卖大力丸。鲁智深听说后,拉起李忠就要去喝酒。李忠却说:“待小子卖了膏药,讨了回钱,一同和提辖去。”金圣叹在此点评“小”。鲁智深回答:“谁耐烦等你,去便同去。”金圣叹在此点评“妙”。


再往后鲁智深要救金翠莲父女,因为自己只带了五两银子,问史进和李忠借银子。史进痛快取出十两,李忠却扣扣索索摸出二两。鲁智深直接说:“也是个不爽利的人!”金圣叹在此点评:"真是眼中不曾见惯。十五两。二两不预此数,可不为之大哀乎。"再往后,鲁智深将那二两银子丢还了李忠。金圣叹在此点评:"胜骂,胜打,胜杀,胜剐,真好鲁达。"鲁智深固然爽了,没考虑李忠此时的感受,真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注意到,鲁智深当时官拜提辖,体制内官员,相当于地方军分区一名团级干部。平时耀武扬威,有下级孝敬上供,虽不至于富甲一方,花销是不缺的,千金散尽还复来。所以无论花钱,还是蔑视李忠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李忠是一个靠卖野药讨生活的,一分一毫均来之不易,所以钱在他心里的分量是不一样的。对李忠来说,是一分一毫均要土里刨食品。长久的匮乏,已经在他的人格里固化了猥琐。


所以,我们要格外注意金钱对人格的影响。有钱时固然不可大手大脚。匮乏时,要注意积极改善境遇,不能甘于长期匮乏。因为长期的匮乏必然会对心理和人格带来负面影响,甚至扭曲。变的小头锐面,相貌可憎。


三、关于爱情


关于爱情,武侠给了我们更多的遐想空间和代入感。


一个大侠,骑着白马,拥着黄蓉、小龙女、任盈盈之类的绝色美女在马上颠。去了一个,再来一个更佳的,永远不缺。


而且出现的美女永远不问你收入多少,家庭背景,座驾品牌,名下房产。被你一拉就响,拉她到山顶或者树林里去数星星。


在那种错别字连篇,油印的老版武侠小说里,当你骚眉搭眼地和美女暧昧时,多半还会发生美女“嘤咛”一声,让你软玉温香拥满怀的桥段。


但在现实生活中,在硬件条件不达标时,美女们多是一张冷漠的面具脸。当你厚颜无耻地对美女说:“将来,我奋斗成功了带你环游世界云云。”美女们其实在盘算我明明现在就能找个带我环游世界的,找你,期货变不了现怎么办?我的青春不是财富?我凭什么为你虚耗财富?


网上流行过一个段子:


去相亲,女孩说:“你好。” 我回答:“你好,北大的,年薪六位数,房产证写你名字,我妈会游泳,生儿生女都一样,我们可以结婚了么?”第二天领证!要的就是这么干脆。


世间无奇迹,当某个一身汗臭的农民工,满怀憧憬地向电线杆子上的富婆邮寄几千元的血汗钱,作为”手续费“,以求获得富婆支付的50万至100万的借种费,人财两得。当真是打错了算盘。就像物理定理不会出错一样,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当然,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也没那么简单。颜值,身体,学历,家庭,住房,事业前景等等,是一种复杂的混和变量。开启姑娘的心锁,远非武侠小说里描述的那么单一。


但我们仍然有理由对生活充满信心。


臭皮囊固然不能象武侠小说中那么便利的上天入地,但打理好了,可用以孝亲友朋,体味清风朗月,美酒红唇。


如无大富大贵之命,金钱可能永远不够用。虽然不能整天琼楼玉宴,但在小馆子,烧烤摊上的友谊,含金量一点也不差。


可能也不是人人都娶得小龙女,做神仙眷侣。你一个凡夫俗子,有女人愿你嫁给你,生几个崽,在人间象一窝土拨鼠那样叮叮当当,琐琐碎碎地活着,仍不失为一幅人间的温馨美景。


而这些,足以让我们在这个有些沉重的世界里,放歌前行......


摄影 Steve  Courmanopoulos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苹果用户赞赏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