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garystarta.com。俺去也|俺去啦|26uuu 俺去也 老色哥 第四色 奇米影视-俺去也新网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艺术学院赴无为县“精准扶贫”蒲公英团队暑期实践活动

三下乡 | 艺术学院赴无为县“精准扶贫”蒲公英团队暑期实践活动


为了深入农村了解贫困儿童以及留守儿童的处境,我队九人前往无为县石涧镇城南村、和张坛村进行了为期两天(30—31号)的调研活动。

(队员们在路上)


一到目的地我们先来到石涧镇的黄埠党服务中心扶贫工作室出示推荐书以及身份证,取得了当地负责机构的帮助与支持,在交流中我们的得知现在农村孩子们九年义务教育之后继续教育的人数较以前大幅度提高了,只有少数学子九年义务教育之后步入社会。当地负责人季领导、万书记等人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并且为我们指引了更多的贫困学子和留守儿童的户数。

(与当地负责人合影)


下午我们根据当地负责人的指引开始开展入户采访调研活动,截至第二天中午我们一共走访了二十多户学生家庭,详细介绍几户情况:

阿哲是接待我们的季领导的孙子,父母都在外地务工一年回来一次,爷爷忙于工作在家时间很少。我们进刚院子时阿哲正帮着奶奶一起剥玉米,小孩子十分胆小内向,一看到我们就扔下玉米趴在奶奶背上,在我们跟奶奶交流时,不时偷偷拿眼睛看我们,一被发现又害羞的把脸别开,奶奶告诉我们,平时她去旁边的地里摘菜,阿哲会仔细的把院子门给锁好等奶奶回来,从来不会跟陌生人多接触,喜欢在家帮奶奶做家务。奶奶不识字,平时在家小孩子都是自己看书学习,非常喜欢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知识,但无奈获取面太窄。之后,我们邀请过几次阿哲一起玩游戏,画画,阿哲怕生不愿还红了眼睛,只好作罢。

(阿哲和奶奶)


小辉跟他的弟弟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我们刚刚进村子时就看到他们在路边玩,小辉咧着大大的嘴巴,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牙齿,冲我笑,我过去捏他脸颊,他用漏风的牙齿叫我姐姐。爷爷一天来回接送八塘趟小孩子上学,两个小孩子都很活泼好动,不怎么爱念书,爷爷奶奶不识字,平时在家也没人教,但当问到梦想时,两个小男孩却异口同声地说长大后想当警察,抓坏人。

(小辉和他弟弟)


果果是留守儿童中的一员。我们刚见到果果时她一溜烟就跑了,我们连和她搭话的机会都没有,为了能和她说上话,把大家折腾的够呛,大家都把果果称作“风一般的女子”。我蹲在地上和她说了一会话,小姑娘小跑着带我去院子里,一脸自豪的向我介绍这是她的枇杷树,接着又委屈地告诉我去年结琵琶时她没在家琵琶都被人摘走了。

(果果和她的枇杷树)


媛媛和莹莹的父母在家从事养殖业,我们刚刚到她们家时,两小朋友正在看电视,一笑就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小女孩父母都不懂课本知识,对小孩子的文化教育也无从下手,孩子们平时在家就是看电视,我们教她们调颜色画水粉,孩子们的眼睛亮晶晶的。

(媛媛、莹莹姐妹俩)


丹丹是一个初一的小女孩,在镇上的太平初中就读,因为来回不方便寄宿在老师家,淡淡的父亲是一个爱笑、淳朴、和蔼的人,双鬓已经花白,丹丹也跟她爸爸一样乐观开朗爱笑,在和她父亲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丹丹在家十分听话,虽然成绩不好但是却十分热爱学习,丹丹父母都不识字。小女孩跟我讲了好多学校的趣事,说她搞笑的同学,严肃的老师,还有路边的那条丑萌的小狗,丹丹在我们活动开展中帮了很多忙,带我们去她同学家走访,为我们引路去她学校。

(丹丹)


活动第二天,丹丹带我们来到了她的学校——石涧中心学校,石涧中心学校在当地属于一所规模较大的学校。


31号是孩子们报名日,学校十分热闹,我们来到丹丹的班级时,她的班主任陈老师在热火朝天地发书给学生们,陈老师任教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跟我们讲现在农村孩子们的继续教育比例较以前大幅度提升了,只有少部分学生九年义务教育之后进入社会,现在农村教育方面发展情况还是非常乐观的。

(丹丹的学校)


经过陈老师的引荐,我们对石涧中心学校的校长刘校长进行了一个短暂的采访,刘校长告诉我们,学校学生主要是农村子弟,且大多数韦留守儿童,哪怕学校想开家长会都找不到家长。因为乡间小路崎岖不平,校车使用也不太乐观,学校没有宿舍楼,家远点的学生或者家里不方便接送的学生只能选择寄宿在老师家里或者周围居民家中。学校的师资匮乏,虽说安徽省的“乡村教师计划”提供了一部分师资,但无奈农村待遇与城镇待遇相差太大,自从教工改革后,学校连教工宿舍都取消了,大多年轻人不愿来到农村教学,签约后毁约的也不少。农村条件艰苦留不住教师,导致近年来农村学校大幅度萎缩,农村学校学生参考人数从2003年以后呈断崖式下降,当地学生参考人数从2003年大约2万3千人至今的接近九千人。不过尽管如此,教师们还是在坚守着学校,为众多莘莘学子守住求学圣地,经过师生们的共同努力,石涧镇中心小学学生升入普通高中人数达到了总人数的六七成,学校也在坚持韦学生们举办各种纪念活动,文化节,手抄报活动和黑板报活动等等活动来延续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承。

(队员和刘校长合影)


对于农村学校这种实况,刘校长认为农村教育的萎缩是中国城镇化的必然结果,国家主张将农民从繁重的农务活中解放出来。农村人口流动性非常大,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留下老人和儿童孤独地留守着这些富饶的土地无疑对农村的文化、经济和教育方面带来巨大的冲击,不少传统优秀文化和农村文化也在随之慢慢地消亡。这种现况目前无法判断好坏,不过城镇化的定义我们似乎得重新认真地审视下。

(采访刘校长)


从客观上来说城镇化对农村经济冲击很大,刘校长认为城镇化应该是发展农村、发展农民,而不是将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让他们奔向城市的边缘,让孩子们从小离开父母。而教育的根本不在于设备有多么先进,而是在于师资力量的稳定,重点在于稳住、留住教师,哪怕是在条件再艰苦的时代,都曾出过一批又一批的人才。对于农村教育状况,刘校长无奈地表示只能顺其自然走一步算一步。

(学校里的国旗)


其实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来说,贫穷并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匮乏,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贫瘠。老人终究会逝去,年轻人终究会老去,而儿童会长大,长成新鲜滚烫的热血,长成下一代接班人,长成国家的希望。